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志勇在网易

愿我拥有傻逼一般的勇敢。

 
 
 

日志

 
 

智力水平的冲突  

2012-04-06 10:40:38|  分类: 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两个人他们智力水平和心理素质不在一个水平,那就很容易产生误会,误会积累就就会产生矛盾和冲突,所以相互之间最好能保持些距离。每个人都会对比他综合能力差的人感到厌烦,因为对方常常会干出很多你一眼就能看出的愚蠢事情来。对方做的那些让你费解的事情,一般都是因为你没搞懂对方是怎么蠢的(当然,也可能是你没有聪明到能领会他的聪明),但自己还没蠢到(聪明到)能做出来那些事情,而所有这些蠢事情经常导致自己生气和遭受损失。

每个人都会在一定程度上以己度人,因为这样是在错误率可以接受的前提下,交往成本比较少的一种解决方案,谁都不可能在全面了解一个人的想法之后再去和他交往对吧。与人为善的人总是默认别人也会与人为善,那些时刻想着占人便宜的人,也总是默认别人的想法和他一样。每个人在不了解对方一些次要方面的时候,会默认对方的能力,对事物的看法是和自己一样或近似的,所以才会以己度人。在两个人思考能力,理解能力近似的时候,这样默认确实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问题出在两人水平相差悬殊的情况下。

就像是100%的假话骗不了人,在真话里加上假话才好骗人一样。如果对方的话和行为你100%的理解不了,那你马上就能发现,实际上只要大家使用的是同一种语言就不可能出现你100%理解不了的现象,你能正确理解对方行为的80%,这使你相信,另外15%你也正确理解了,只有5%的行为你没搞懂,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就是对方这15%至20%的行为破坏了你对他的信任,信任一旦被破坏那误解就会急剧扩大。

往往是能力水平悬殊的双方都是本着互敬互让开始,以相互容忍进行,以相互厌恶和轻视而结束。让双方都深感无力的是:“我道理都讲的很清楚了,事实都在那里明摆着,他就是不听”,双方在沟通上是驴唇不对马嘴而双方都不自知,因为大家都默认在一些所指上对方的理解和自己一样。比如说,我说一个人令人欣赏,我主要是指这个人聪明善良,另一个人对令人欣赏的含义可能就和我不同,他的理解可能是这个人善良威严,结果他一接触,发现这个人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啊?人不错,就是太软,这样你谁也镇不住啊。然后他就会认为,我要不就是在夸大其词,要不就是傻。我说的话是一个含义,对方理解的是另一个含义,然后对方会在错误理解你意思的基础上再对你做了一个你没正确理解的回应。很明显我对智力水平更看重,因为我比别人看到了更多的智力水平在解决问题中所起到的作用。

不同综合能力水平人之间的区别并不是几个观点的区别,是整个价值体系,智力体系的区别,两个人谈一个东西的价值,一个以人民币计价,另一个以港币计价,看起来相差不大,甚至你不留心都发现不了,可实际上南辕北辙。因为一个人的所有观点和价值观都会追求一致性,他个人的所有观点之间肯定是相互支持,相互能证明的,你对一个人要么喜欢,要么讨厌,你不可能在同一个衡量标准的前提下,既喜欢他又讨厌他;你不可能同样在十进制的前提下,既认为1+1=2,也认为1+1=10。所以在一个具体事情事实清楚的情况下,不同能力水平人的不同反应,实际上反应的不是一个观点的不同,而是牵扯到双方多个观点的不同。

比如说蛮横和攻击性,我总是把蛮横/攻击性同愚蠢联系起来,要不然就是把它和懦弱/恐惧联系起来。因为我看到的所有的攻击性行为不是因为愚蠢就是因为恐惧。如果一个人善良但很蛮横,我会认为他这个人:“人还不错,就是傻点”。

而有的人会把攻击性和权势/令人尊重联系起来,因为他们看不出谁聪明谁傻,他们认为大家都一样,甚至于上级的一些行为太愚蠢,之所以一些人会听从另一些人的只是因为后者的官比较大。他们看不出权力,特别是非正式授予的权力(例如离任后的精神领袖,影响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什么联系;所以,他们对权力的理解直接体现为,他们能体会得到的,上级对下级的强制力,而强制力的极端就是蛮横和攻击性,所以他们认为职位越高,越了不起的人,就应该越蛮横,越不讲道理。如果你没有攻击性,那只能是因为你软弱或实力不够,而官不够大,软弱就会被人欺负。所以他们把蛮横/攻击性等同于成功和荣耀。一些极端的人就会把展示蛮横当成领导能力的一种展示,而在我看来,毫无必要的蛮横等同于愚蠢。在我看来,我们愿意听从那些令人信任的(这一点很重要),有才能人的话,是因为听从他们的话能解决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对服从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心理障碍,因为我这是为了解决我自己的问题嘛。

比如说尊重和爱,那些把蛮横的人等同于令人尊重的人,他们表现对你尊重的方法当然就是对你的服从和畏惧,而那些把蛮横等同于愚蠢的人,他们表现对你的尊重最多也就是象征性的,多少带一些游戏性质的畏惧,一旦遇到具体问题的时候,他们表现尊重的方式就会转变为平等和信任。而我倾向于后者,当我平静的指出我不能理解,或者说我认为对方错误的时候,我是在用行为对你的智力水平和人品投肯定票,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行为,我相信你有能力和我做智力上的交流。可惜的是,我的交流对象多数是属于出于对权力的惧怕和崇拜而信仰等级制度的人,当他们看到一方面我从不拿自己当回事,另一方面我又屡次反驳他,就会把我的行为看成是针对他的一种挑衅行为,因为他是在用他的价值体系来衡量我基于另一套价值体系而产生的行为,而不自知,所以就产生误解了。要么我压制他,要么他压制我,这在对方的以等级为中心的价值体系里都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但他他的价值体系里没有平等的人际关系状态,所以没法理解我怎么会这样做?他会想,难道你是想欺骗我然后看我的笑话吗?

这些价值观念上的冲突,是由于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不同所导致的,有的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人善被人欺,好心没好报(好心没好报是常有的事情,但如果这种事情出的太多,你就应该考虑你是在给别人帮忙还是在给别人添乱了),努力工作而不被承认,所以他们认为,只有蛮横的,不讲道理的,有权力的人才能活的有尊严;有的人看到的是多数人都愿意公平,公正的处理问题,他帮助别人多数也能得到别人正面的反馈,所以就会认为与人为善才会有和谐的人际关系。

——————

我妈一向觉得我很傻,因为我妈用她自己的能力衡量我的行为十多年也没发现我怎就聪明了?有一次我妹在离我家很远的一个餐馆请吃饭,结果在我落座几分钟之内我就被别人认出来了,然后几乎是整个餐厅的食客就开始观察我,由于人数太多,这个事情我妈终于能发现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能瞬间成为这些陌生人的焦点,对别人来说我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不值得重视的人对她来说才是合理的,因为这才是和她日常的观察所一致。由于她自己的观点和整个餐厅食客的观点有明显的巨大冲突,感到有很大的压力,结果就开始跟我叫喊。这就是人会对自己所有的观念,寻求逻辑上一致性的例子,她自己对我的看法和她看到的别人对的重视有明显的不一致,她既不能否认自己的观点,也没法否认自己所看到的别人的行为,所以产生了恐惧。

我爸在要求别人帮忙的时候是非常客气的,他明显是夸大了别人的自主权,认为这个事情对方是想办就办,不想办就不办,全取决于对方的意愿,让对方喜欢自己的办法就是表示顺从,因为他自己就是这样的。这是从日常行为就能推断出对方思想观念的一个例子,也可以看成是自己会默认对方和自己有相同想法的例子。其实在很多事情上,个人是没有那么大的自主权的,有规章条文,有上级和同级监督,一个事情能不能办,怎么办往往自己能做主的并不多,别人也不会由于你高看他一眼,就觉得飘飘欲仙了。由此也可以推断,你要是在公司里给我爸些权力,他会比一般人更加任意的使用,因为他没那么重视规章和同级的评价,理解不了其实还有很多默认的和非正式的限制。

我在过去一个物业当保安的时候,我和另一个不是北京人的保安公司的保安关系不错,有一个小问题是他总是对我说他们的家乡话,只要他一说快了,我就听不懂,我和他说了几次让他和我说普通话,要不然说话的时候就说慢些,他也不听。偶然我发现,他在和他们保安大队的其他保安说话的时候总是说普通话,而且别人都已经对他这种执意说普通话的行为很厌烦了。显然,他坚持要说普通话的原因不是因为他那么的喜欢北京,这只是他喜欢我的一种变相表达。在这个原因大家都知道之前,我相信他的人品,认为他坚持对我说家乡话的事情只是我没法理解的一个小问题,而不是蔑视我的一种行为,可他们队里的保安们就意见比较大了,这就是由于理解能力不同而产生的不同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